您現在的位置:新聞首頁>軍事直擊

拿貨3萬僅是自用代理 產品、宣傳問題重圍下的黎蓓露是否心口不一

2019-12-25 22:55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編輯:admin人氣:


近段時間,陸陸續續有消費者反映有不少化妝品在打著 “EGF”的旗號進行宣傳,但產品的實際成分卻只有“寡肽-1”,微商品牌黎蓓露就是能讓消費者為之對號入座的其中之一。

在黎蓓露的產品里,是否含有“EGF”成分?躺在其產品成分表里的到底是“寡肽-1”還是“人寡肽-1”?號稱復購率達到90%以上、一度在國內微商排名第四的黎蓓露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品牌?明知宣傳“藥妝”、“醫學護膚品”等“藥妝品”概念均屬于違法行為,為何還有代理以“黎蓓露是中國第一藥妝”之名大肆攬客?

三級代理,三萬門檻

據悉,黎蓓露這個品牌的構思源于法語eblouir,這個詞在法語中是耀眼,入神的意思。目前,黎蓓露對外自稱是“國內首創極簡成分護膚品牌”,而在去年的這個時候,在微博和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中國第一藥妝”則是這些代理首當其沖的宣傳口號。 黎蓓露創始于2014年,經營主體為廣州黎蓓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東張小溪,法定代表人則是一串讓人不明所以的英文字符“CORREY-RETIERE,Steven”,品牌創始人是有著“復購女王”和“動銷女王”之名的張書壁。據資料介紹,張書壁在進入微商市場之前是“嬌蘭佳人”的產品操盤手,即自有品牌開發經理。 相較于其他大部分微商諸如399元的低成本創業費,黎蓓露的入門門檻則要高得多,前幾年,掏5000元即可成為黎蓓露的代理,而現在的門檻已經水漲船高到了3萬元。有網友爆料稱,去年她跟著黎蓓露代理“方方”做的這個項目,當時的門檻還是5000元,“當時做了五千的代理沒多久后,就給我搞了一個三萬的門檻,還跟我講幾號之前沒沖到三萬就踢群,去年我14歲,我爸當時還打算把車子賣了給我代理,我拒絕了,然后我就被踢了大群。” 黎蓓露現在采用的是怎樣的代理制度呢? 據代理小吳介紹,“拿貨3萬是自用代理,拿貨20萬就是總代,拿貨70萬則是店主。產品總共八款,我們賣貨都是按全套1400元、5000元、3萬元這個價格出單。”

另外的一個代理小張則表示,“5000元是小皇冠,3萬元是大皇冠。”并提供了代理表,盡管說法不盡相同,但代理制度基本上還是如出一轍、大同小異。

檢測合格,抽查失格

在官方微信公眾號上,黎蓓露正賣力地宣傳自己的7款單品均已通過SGS認證,而且,我們可以看到在這些報告上,檢測機構所檢測的全是要求委托樣品中的鉛,砷,汞含量和一些菌落種類和數目,這能說明什么問題嗎?

SGS,譯為“通用公證行”,是一家民間第三方從事產品質量控制和技術鑒定的跨國公司。SGS認證的流程是廠家提供樣品,并不是SGS抽檢。廠家選定檢測項目,送檢后支付檢測費用,得到一紙證書,證明自己的產品符合國家安全法規,這跟國內各個實驗室提供的檢驗報告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也就是說,SGS的檢驗報告遠不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CFDA的檢測報告有說服力,CFDA也讓廠家送樣品,同時也搞隨機抽查。

關于SGS檢驗報告的成色,護膚品專業人士“瓜美將”認為,SGS只認證一個產品是否符合國家及國際法規。對于護膚品,這意味著SGS并不認證產品是否有效,因為世界各國,關于護膚品的法規都是:只要無害就行,并不要求有效。國家規定的禁用成分約1400種,有些企業送檢的產品只檢測了極少的一部分。更不用說,只要是在平臺備過案的非三無護膚品,都得符合國家法規,都不允許含這些成分存在。

更加諷刺的是,在通過SGS檢測過后僅僅三個月,黎蓓露的產品質量問題就被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公示了出來。2018年8月,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廣州櫻奈兒化妝品有限公司等8家化妝品公司飛行檢查。

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抽查了廣州櫻奈兒化妝品有限公司五款產品的注冊備案情況及產品可追溯情況。抽查發現:黎蓓露時光屏障舒緩精華水(EXP:2021/06/05)未按備案配方組織生產,標簽上配方與備案成分不一致;企業也未能提供櫻奈兒防曬霜SPF20PA++(EXP:2020/05/02)的生產記錄;因未落實檢驗管理制度,企業也未能提供逆時光艾地苯密集精華(EXP:2021/05/09)的檢驗原始記錄。產品宣傳,真真假假

此外,在黎蓓露繃帶精華和益肌煥顏生物纖維精華面膜等產品的廣告里,都明確表示了這些產品含有“EGF”。

而根據最新版《已使用化妝品原料名稱目錄》表述,EGF并沒有被允許使用到化妝品中,僅被批準在藥品中使用。2019年1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了“化妝品監督管理常見問題解答(一)”,明確表示:EGF不得作為化妝品原料使用。在配方中添加或者產品宣稱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屬于違法產品。

與宣傳廣告相背的是,在益肌煥顏生物纖維精華面膜的成分表里,我們卻沒有發現“EGF”的存在,取而代之的則是“寡肽-1”,這是怎么回事?

據了解,“EGF”即“人寡肽-1”,又稱表皮細胞生長因子,由53個氨基酸組成。而“寡肽-1”為甘氨酸、組氨酸和賴氨酸等3種氨基酸組成的合成肽,根本就不是同一種物質。百度百科中明確指出“人寡肽-1”不是“寡肽-1”,并且日本EGF協會已經建議將EGF也就是“人寡肽-1”的名稱修改為“人基因重組寡肽-1” ,以免與“寡肽-1”混淆。 艾地苯則是另外一個令黎蓓露代理商們所引以為傲的產品成分,艾地苯(Idebenone),又稱艾地苯醌或羥癸基泛醌,和輔酶Q10同屬于泛醌類化合物,都是一種脂溶性的抗氧化劑。

對于該成分的利弊,“新氧美容微整形APP”如此分析:首先,艾地苯和輔酶Q10都具有苯醌結構,這結構本身對皮膚就有一定的刺激性,但艾地苯分子量較輔酶Q10小太多,更易滲透,同時又能跨膜發揮作用,所以刺激性會比輔酶Q10更高,更易導致過敏、接觸性皮炎等問題。換言之,艾地苯這個成分本身并不像很多人說的那樣,是更適合敏感肌的抗氧化劑,敏感肌上臉前一定要先測試,同時使用高濃度(0.5%及以上)艾地苯時最好要先建立耐受步驟??梢?,0.5%及以上的艾地苯已經屬于高濃度,而在黎蓓露產品中的艾地苯濃度則是1.5%。 此外,“老肖成分說”也認為,艾地苯的高滲透性也可能導致更強的皮膚刺激(敏感皮要慎用),建議先建立耐受,避免和其他高濃度刺激性的功效成分搭配使用。因而,“美麗修行APP”也已將該成分列入到“孕婦慎用”的名錄之中。早在2017年,關于黎蓓露這個品牌,“美麗修行”官博已表達出了“黑名單上的品牌,基本上成分表都有作假嫌疑或者代工廠有違規問題,經查,黎蓓露的代工廠廣州櫻奈兒化妝品有限公司,多次出現責令整改,而且藥監局還備注:該企業拒絕配合備案后監督檢查工作,該情況在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服務平臺均可查到”的觀點。

附“美麗修行”黑名單與列入名單的依據:

藥妝之謎,瑞士商標?

近年來,強調醫學配方、有藥物功效的化妝品層出不窮,“藥妝”二字已然深入人心,但事實上,“藥妝”這一說法在中國并不合法。 2019年1月10日,國家藥監局化妝品監管司對“藥妝”、“藥妝品”、“醫學護膚品”等概念重申了監管態度。指出中國不存在“藥妝品”的概念,且宣傳“藥妝”、“醫學護膚品”等“藥妝品”概念均屬于違法行為。 那么,黎蓓露到底有沒有宣傳過自己是藥妝呢?

面對這一問題,代理小吳明確表達了“黎蓓露是藥妝”的這一觀點。而在去年,認可這一說法的微博用戶更是不在少數。

除了不讓宣稱“藥妝”,國家藥監局化妝品監管司還明確表示,不但是中國,世界大多數國家在法規層面均不存在“藥妝品”的概念。“避免化妝品和藥品概念的混淆,是世界各國(地區)化妝品監管部門的普遍共識。部分國家的藥品或醫藥部外品類別中,有些產品同時具有化妝品的使用目的,但這類產品應符合藥品或醫藥部外品的監管法規要求,不存在單純依照化妝品管理的‘藥妝品’。” 在這樣的背景下,還是有代理為論證黎蓓露就是藥妝的論點,拿出了“黎蓓露注冊瑞士藥妝商標”的論據。

正所謂上行下效,去年的這個時間,張書壁本人在其朋友圈里也頻頻地表明“黎蓓露就是藥妝”的這一態度,并聲稱她為了注冊商標共花費了幾十萬元。

后記

隨著微商行業的風生水起,入局微商的護膚品和化妝品也越來越多。不少黎蓓露的代理都享受到了這項事業帶給她們的回報,但隨著時間的發展,在這個項目里賺不到錢的代理也越來越多,代理小柳在去年還為了推廣黎蓓露興致勃勃地搞出了一個微信公眾號“黎蓓露招商平臺”,結果不到一年,她就選擇另謀新的去處。 至于今后,黎蓓露會在張書壁的帶領下如何發展?從“中國第一藥妝”到“國內首創極簡成分護膚品牌”,黎蓓露的品牌定位還會不會再度更迭?關于產品質量與宣傳方面的問題,會不會讓黎蓓露的代理們在發展團隊時受到影響?對此,頭條資訊平臺將繼續保持關注。

(來源:未知)

  • 凡本網注明"來源: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轉載請必須注明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http://www.927480.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圖說新聞

更多>>
最新消息:鄭州新生醫院疑改名星都醫院再被投訴 女士隆鼻假體向外透

最新消息:鄭州新生醫院疑改名星都醫院再被投訴



?
打dnf怎么赚钱快